康业元再撕广药,老板曾受贿倒批文,药物年销6亿毛利近9成

  • 日期:08-12
  • 点击:(647)


  spider.ws.126.netf5e4f3dc53198a622c8fa150e4d164bb.jpeg

  康业元的老板是谁?为何这家不出名的企业能和广药合作?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文|牛耕

  编辑|梁夜

  北京康业元炮轰广药白云山一事,在7月23日早晨有了戏剧性进展。康业元发公告称:公司领导和员工遭到不明身份人员骚扰和威胁,不得不临时搬到生产线办公。

  双方争夺的药物“金戈”是第一款国产伟哥,因对广药白云山利润贡献凶猛,有“广药摇钱树”、“金戈奇迹”之称。康业元认为,自己入股49%理应分得相应收益,但其称广药董事长李楚源始仅给出较低分配比例,并有虚增成本、偷税漏税之嫌。

  《财经天下》周刊联系了康业元联系人张先生,对方收到采访函但尚未回函。有媒体探访了康业元办公地,发现是鼎辉医药在此办公。张先生称鼎辉医药是康业元子公司。根据工商信息,鼎辉医药的法定代表人正是刘玉辉。曾有报道称,刘玉辉在白云山医药科技占股49%,基本可以确定是康业元方面老板。

  有趣的是,这位刘玉辉正是药监系统“125专案”前的中国“药品批文之神”,在药物审批环节呼风唤雨。他曾收受20余家公司贿赂,帮助药企在药品注册、审批等环节在国家药监局违法操作。与他合作的一位司长落马后,刘玉辉消失无踪,直到今日才以“炮轰广药白云山”重回人们视线。

  spider.ws.126.netb74e10c563e4f3c667db36f095e789ce.jpeg

  spider.ws.126.net4ab0956e1562f7724c6d0b6acae6d76d.gif

  王老吉式争夺重演

  7月18日,北京康业元吹响了进攻广药白云山的号角。在一封实名公开信里,康业元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多年来授意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白云山医药科技”),从未给予康业元经审计的完整财务会计报告,后者也无法按股权分配利益。

  双方牵手始于1999年12月,康业元和广药集团合资创办了白云山医药科技。按照康业元公布的部分合同书,康业元占股49%,出资为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金戈)临床批件、国家四类新药阿奇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广药集团占股51%,出资为白云山商标、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无形资产、433万元资金。

  spider.ws.126.netbc99ebcb7f813551c9496e8ec6536854.jpeg

  合同书披露部分并未写明双方如何分配利润。但在实名举报信里,康业元称按照公司章程,自己应享有金戈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

  显然,广药并不同意这一分配方案。据康业元称,广药方面在2016年4月拿出的方案是:销售额1-3亿元部分提成8%,3-5亿元部分提成6%、5-10亿元提成3%、10亿元以上提成2%。“这完全是一种流氓行为,哪里有国企上市公司的一点风度”,康业元气愤地说。

指控,直指双方合资公司的不合理之处:

  第一,从2014年10月金戈产品上市以来,其生产权、经营权、收益权都从科技公司剥离。

  第二,康业元根据自己从原料供应商获得的信息推算,金戈产品主要成分的药料成本仅为1800元公斤,但在白云山内部的记账成本为元公斤,怀疑白云山虚增成本、偷税漏税。

  第三,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的“百定”产品,在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授意下,未经股东康业元同意,就被白云山医药科技转让给山东瑞阳制药。康业元指控,李楚源、肖荣明(白云山医药科技董事长)都与山东瑞阳制药有说不清的关系。

  spider.ws.126.net4ab0956e1562f7724c6d0b6acae6d76d.gif

  金戈奇迹值多少钱

  对金戈有多赚钱,广药白云山、康业元给了两个不同的答案。

  根据广药白云山财报,金戈销售收入从2015到2018年,分别为2.34亿元、4亿元、5.62亿元和6.62亿元。其中争议最大的是2015年,广药白云山财报称:金戈生产1589万片,销售1495万片,营收为2.34亿元,毛利润2.16亿元。

  但康业元根据金戈原料供应商的信息推算,这一年白云山采购原料对应金戈产品生产不少于4073万片,营收不少于6.38亿元,结合白云山披露的92.22%毛利率,毛利润不少于5.88亿元。如果按康业元坚持的49%分成,这一年应分得的毛利润部分就有2.88亿元之多。

  毋庸置疑,金戈已成为广药白云山的赚钱主力。按照2018年年报,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金戈)共销售4774万片,销量同比上涨20.45%,销售收入6.621亿元,占营收比例上涨17.67%。

  从2015年上市起,金戈就因销量增速凶猛,被称为“金戈奇迹”。这是第一款国产伟哥,打破了此前瑞辉旗下万艾可、礼来旗下的希爱力、拜耳的艾力达的“伟哥垄断”。据报道,金戈的平均售价为20元片,仅为万艾可价格的一半,因此获得了巨大的市场。

  spider.ws.126.net14006ec71029111fd17ef3eb85a79e98.jpeg

  根据米内网查询的批文,共有11家公司的6款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药品获批,但由广药白云山生产的金戈是获批日期最早的一个。

  根据《中国六大终端用药市场蓝皮书》,中国抗ED药已超过百亿元市场规模,年平均增长率28.8%。尽管A股中有广生堂、常山药业、赤天化、仁和药业、天生制药入局,但短时间内金戈的领先地位还难以动摇。媒体称金戈为“广药摇钱树”并不夸张。

  spider.ws.126.net4ab0956e1562f7724c6d0b6acae6d76d.gif

  康业元的神秘老板

信息,留给媒体的联系方式是QQ邮箱。7月20日,经济观察网记者曾探访康业元注册地址,但只看到鼎辉创新医药科技公司的标志。康业元的张姓联系人表示:鼎辉创新医药科技公司是康业元的下属公司,康业元在此办公。

  《财经天下》周刊拨通了康业元的张姓联系人的电话,对方表示已将采访函转交给领导,但截至发文时尚未回复。康业元还有另一位联系人刘女士,但接电话者为男性,并称与张姓联系人相识。

  鼎辉医药的老板刘玉辉是理解康业元业务的关键。根据天眼查信息,刘玉辉在康业元担任监事,在白云山医药科技也担任高管。北京鼎辉创新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刘玉辉。

  据《重庆晨报》2016年报道,当时中国药学会处级干部正叫刘玉辉,持有白云山医药科技49%股权。基本可以确定,该刘玉辉便是双方合资公司在康业元的代表人物。

  刘玉辉也有“药品批文之神”的名号。直到2005年11月因贪腐案被捕,他都是制药领域一个呼风唤雨的传说。

  2012年,《法制晚报》对国家药监系统“125专案”做出报道。这一案件调查持续多年,一度震惊全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的原司长曹文庄,一审被判决死缓。最初调查他时,正是刘玉辉成为突破口。

  根据《法制晚报》的报道,刘玉辉是曹文庄在中国药学会的同事,以“能办事,有路子”在制药领域闻名。他长期充当药企和曹文庄的掮客。他对侦查员放言:“我清楚哪些药厂的药吃不得,他们连审批文件都是假的,生产的药还能吃吗?”

  最终侦查员以情感为突破口,使刘玉辉供出向曹文庄行贿的事实。此外,刘玉辉曾收受20余家医药企业700余万元人民币及20万美元,帮助药企在药品注册、审批、换发文号、地标升国标等环节在国家药监局进行违法运作。

  有媒体称,刘玉辉以专利和批文为资产,与药企成立合资企业。

  《财经天下》周刊在国家知识产权局查询发现,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名下,至今依然挂着至少5个以刘玉辉为发明人的药品专利,涉及心脏病药物、抗病毒软胶囊、第三代头孢菌素等。

  End

  本文由 《财经天下》周刊 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spider.ws.126.netf5e4f3dc53198a622c8fa150e4d164bb.jpeg

  康业元的老板是谁?为何这家不出名的企业能和广药合作?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文|牛耕

  编辑|梁夜

  北京康业元炮轰广药白云山一事,在7月23日早晨有了戏剧性进展。康业元发公告称:公司领导和员工遭到不明身份人员骚扰和威胁,不得不临时搬到生产线办公。

  双方争夺的药物“金戈”是第一款国产伟哥,因对广药白云山利润贡献凶猛,有“广药摇钱树”、“金戈奇迹”之称。康业元认为,自己入股49%理应分得相应收益,但其称广药董事长李楚源始仅给出较低分配比例,并有虚增成本、偷税漏税之嫌。

  《财经天下》周刊联系了康业元联系人张先生,对方收到采访函但尚未回函。有媒体探访了康业元办公地,发现是鼎辉医药在此办公。张先生称鼎辉医药是康业元子公司。根据工商信息,鼎辉医药的法定代表人正是刘玉辉。曾有报道称,刘玉辉在白云山医药科技占股49%,基本可以确定是康业元方面老板。

  有趣的是,这位刘玉辉正是药监系统“125专案”前的中国“药品批文之神”,在药物审批环节呼风唤雨。他曾收受20余家公司贿赂,帮助药企在药品注册、审批等环节在国家药监局违法操作。与他合作的一位司长落马后,刘玉辉消失无踪,直到今日才以“炮轰广药白云山”重回人们视线。

  spider.ws.126.netb74e10c563e4f3c667db36f095e789ce.jpeg

  spider.ws.126.net4ab0956e1562f7724c6d0b6acae6d76d.gif

  王老吉式争夺重演

  7月18日,北京康业元吹响了进攻广药白云山的号角。在一封实名公开信里,康业元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多年来授意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白云山医药科技”),从未给予康业元经审计的完整财务会计报告,后者也无法按股权分配利益。

  双方牵手始于1999年12月,康业元和广药集团合资创办了白云山医药科技。按照康业元公布的部分合同书,康业元占股49%,出资为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金戈)临床批件、国家四类新药阿奇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广药集团占股51%,出资为白云山商标、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无形资产、433万元资金。

  spider.ws.126.netbc99ebcb7f813551c9496e8ec6536854.jpeg

  合同书披露部分并未写明双方如何分配利润。但在实名举报信里,康业元称按照公司章程,自己应享有金戈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

  显然,广药并不同意这一分配方案。据康业元称,广药方面在2016年4月拿出的方案是:销售额1-3亿元部分提成8%,3-5亿元部分提成6%、5-10亿元提成3%、10亿元以上提成2%。“这完全是一种流氓行为,哪里有国企上市公司的一点风度”,康业元气愤地说。

指控,直指双方合资公司的不合理之处:

  第一,从2014年10月金戈产品上市以来,其生产权、经营权、收益权都从科技公司剥离。

  第二,康业元根据自己从原料供应商获得的信息推算,金戈产品主要成分的药料成本仅为1800元公斤,但在白云山内部的记账成本为元公斤,怀疑白云山虚增成本、偷税漏税。

  第三,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的“百定”产品,在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授意下,未经股东康业元同意,就被白云山医药科技转让给山东瑞阳制药。康业元指控,李楚源、肖荣明(白云山医药科技董事长)都与山东瑞阳制药有说不清的关系。

  spider.ws.126.net4ab0956e1562f7724c6d0b6acae6d76d.gif

  金戈奇迹值多少钱

  对金戈有多赚钱,广药白云山、康业元给了两个不同的答案。

  根据广药白云山财报,金戈销售收入从2015到2018年,分别为2.34亿元、4亿元、5.62亿元和6.62亿元。其中争议最大的是2015年,广药白云山财报称:金戈生产1589万片,销售1495万片,营收为2.34亿元,毛利润2.16亿元。

  但康业元根据金戈原料供应商的信息推算,这一年白云山采购原料对应金戈产品生产不少于4073万片,营收不少于6.38亿元,结合白云山披露的92.22%毛利率,毛利润不少于5.88亿元。如果按康业元坚持的49%分成,这一年应分得的毛利润部分就有2.88亿元之多。

  毋庸置疑,金戈已成为广药白云山的赚钱主力。按照2018年年报,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金戈)共销售4774万片,销量同比上涨20.45%,销售收入6.621亿元,占营收比例上涨17.67%。

  从2015年上市起,金戈就因销量增速凶猛,被称为“金戈奇迹”。这是第一款国产伟哥,打破了此前瑞辉旗下万艾可、礼来旗下的希爱力、拜耳的艾力达的“伟哥垄断”。据报道,金戈的平均售价为20元片,仅为万艾可价格的一半,因此获得了巨大的市场。

  spider.ws.126.net14006ec71029111fd17ef3eb85a79e98.jpeg

  根据米内网查询的批文,共有11家公司的6款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药品获批,但由广药白云山生产的金戈是获批日期最早的一个。

  根据《中国六大终端用药市场蓝皮书》,中国抗ED药已超过百亿元市场规模,年平均增长率28.8%。尽管A股中有广生堂、常山药业、赤天化、仁和药业、天生制药入局,但短时间内金戈的领先地位还难以动摇。媒体称金戈为“广药摇钱树”并不夸张。

  spider.ws.126.net4ab0956e1562f7724c6d0b6acae6d76d.gif

  康业元的神秘老板

信息,留给媒体的联系方式是QQ邮箱。7月20日,经济观察网记者曾探访康业元注册地址,但只看到鼎辉创新医药科技公司的标志。康业元的张姓联系人表示:鼎辉创新医药科技公司是康业元的下属公司,康业元在此办公。

  《财经天下》周刊拨通了康业元的张姓联系人的电话,对方表示已将采访函转交给领导,但截至发文时尚未回复。康业元还有另一位联系人刘女士,但接电话者为男性,并称与张姓联系人相识。

  鼎辉医药的老板刘玉辉是理解康业元业务的关键。根据天眼查信息,刘玉辉在康业元担任监事,在白云山医药科技也担任高管。北京鼎辉创新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刘玉辉。

  据《重庆晨报》2016年报道,当时中国药学会处级干部正叫刘玉辉,持有白云山医药科技49%股权。基本可以确定,该刘玉辉便是双方合资公司在康业元的代表人物。

  刘玉辉也有“药品批文之神”的名号。直到2005年11月因贪腐案被捕,他都是制药领域一个呼风唤雨的传说。

  2012年,《法制晚报》对国家药监系统“125专案”做出报道。这一案件调查持续多年,一度震惊全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的原司长曹文庄,一审被判决死缓。最初调查他时,正是刘玉辉成为突破口。

  根据《法制晚报》的报道,刘玉辉是曹文庄在中国药学会的同事,以“能办事,有路子”在制药领域闻名。他长期充当药企和曹文庄的掮客。他对侦查员放言:“我清楚哪些药厂的药吃不得,他们连审批文件都是假的,生产的药还能吃吗?”

  最终侦查员以情感为突破口,使刘玉辉供出向曹文庄行贿的事实。此外,刘玉辉曾收受20余家医药企业700余万元人民币及20万美元,帮助药企在药品注册、审批、换发文号、地标升国标等环节在国家药监局进行违法运作。

  有媒体称,刘玉辉以专利和批文为资产,与药企成立合资企业。

  《财经天下》周刊在国家知识产权局查询发现,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名下,至今依然挂着至少5个以刘玉辉为发明人的药品专利,涉及心脏病药物、抗病毒软胶囊、第三代头孢菌素等。

  End

  本文由 《财经天下》周刊 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达到当天最大量